gleich zum inhalt springen

丝瓜视频资源导航免费直播app

上官府邸;蓝庭院。

一件上房客厅内,各种美味佳肴,依数奉上,林辰狼吞虎咽,那般模样,哪有什么大师的风范。

满足的拍了拍肚皮,林辰剔着牙,翘着二腿,舒服的打了个懒腰。

上官碧涵十分有涵养,等待林辰吃饱喝足后才开口请教道。

“那么,石乐志大师,请问我的问题要如何解决,服用何种丹药才能解除?”

林辰懒洋洋的挥手道。

“把手伸出来,本大师给摸一摸,自然可直接化解。”

听闻此言,上官碧涵神情微变,她从小家教极严,同龄男子连见上她一面的机会千金难求,更别说让一个少年触碰自己了。

连这次带林辰入府,都是偷偷走府邸大门的密道进来的。

“大师,能不能换个方法……此法对碧涵而言并不方便。”

上官碧涵为难的请求道。

“啊?我可没有别的方法,要是不愿意,那就找别人吧。这可不是服用丹药可以解决的问题,要不然身边的那些高阶炼药师怎么会看不出来。”

教室戴耳机听歌的音乐少女

林辰耸了耸肩,欲要起身。

“这……”

上官碧涵为难的犹豫着。

“我若是对做什么越界之事,窗幕后面的保护的那位老先生自然会出手。况且就是相当于,在我的故乡,这个可是见面打招呼的礼节。”

随意扫了某个窗幕一眼,林辰故作高深的笑笑。

从刚才开始,林辰就察觉到隐约有一道强大的气息贴身保护着上官碧涵,比那两个通灵境九重的护卫强大得多了。

“若是不愿意,那我就先走了。虽然这里的菜很好吃。”

见上官碧涵犹豫不决,林辰直接加了一把火让她抓紧时间做决定。

果不其然,林辰一起身,上官碧涵便抿着红唇,“那,大师可保证今天之事不能传出去,不然这有影响碧涵的声誉…”

林辰不禁翻了翻白眼,这碰个手都影响声誉,这上官府还真是架子够大的!

“看看我这英俊的相貌就知道我肯定是守口如瓶的那种人啦,话不多说,先干正事,把手伸出来。”

林辰嘿嘿一笑,上官碧涵娇躯轻颤一下,随后还是挽起袖子,露出雪白皓臂在林辰面前。

抬起手掌,林辰的五指直接握住了上官碧涵的娇嫩柔荑,后者像触电般轻颤了几下。

“啧啧啧,这上官碧涵小姐还真是水做的。”

林辰心中惊叹一声,但隐晦间已有一股杀机锁定自己,若自己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,恐怕会第一时间惹恼隐藏在暗中的那位强者。

闭上双眼,林辰运转起自己的精神力,只见在林辰的视线内,一颗颗拇指大小的属性光球飞速融入林辰的体内!

【宿主获得水系能量1578点、3498点、9487点。】

无暇顾及系统弹出的光屏,林辰抽走上官碧涵体内飞出来的属性光球后,两个呼吸间立即松手。

“呼~~搞定了。以后只要重复数次今天这样的步骤,然后再把的心法战气散掉一部分,就可避免往后的致命杀机。”

林辰故作十分‘透支’的喘着气说道。

上官碧涵指尖轻按自己的脉窍穴,发现疼痛感减少了大部分,疑惑的同时又担忧的问道。

“这…为何要散气啊?”

散掉心法修炼的战气,修为会出现倒退,这个代价非常人能够忍受。

“如果我没猜错,碧涵小姐应该是属于特殊血脉者,身上的血脉带着祖先特有的能力和特性没错吧。”

“嗯嗯,是的,我们上官家族是祖传的血脉瞳术者。”

上官碧涵点头承认,这并非是什么大秘密。

“没错,血脉内的潜力和能量将在半个月后达到一次全新的高峰,修炼的心法恰好又是高阶心法,心法境界越高,会越发改变体质和根骨乃至血脉,两者冲突,若不遇到我,后果难以想象。”

林辰的解释既让上官碧涵既惊心又疑惑,她着急问道。

“可碧涵的心法在曾经的祖辈中也有人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啊,似乎并没有威胁到生命啊?”

“因为他们的血脉远远比不上,所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林辰一语点醒梦中人,就连隐藏在幕后的神秘强者都是现了身。

“呵呵,碧涵,老夫明白了。这位大师说的应该是我上官家族中绝无仅有的血脉二次觉醒,我们的家族已有千年未曾出现血脉二次觉醒者了!这次终于要崛起了,雪中得炭,雪中得炭啊!”

灰衫老仆祝贺上官碧涵,神情中对林辰的戒

备也收了起来,认真的道。

“老朽为先前的举动向大师赔罪。”

林辰无所谓的笑笑,“毕竟们家族中也就这么个宝贝疙瘩,过度保护一点我很理解。”

“我竟然可以二次觉醒血脉?”

上官碧涵激动了起来,若真是如此,那心法的散功代价将变得不值一提。在资源无比充盈的上官家族内,损失的修为会在短时间内弥补回来。

林辰能够看到属性光球,方才能看见上官碧涵体内的状况,若不是他出手,等到这事发之后,或许这万灵城还真无人能够救她。

林辰这才发现,这大厅里都存在着许多品质较高的属性光球,立即走过去弯腰捡起,看得二人疑惑相交,这大师忽然间怎么围着大厅的空气一顿乱抓。

“石乐志大师这是?”

“本大师这是在免费帮们上官家族勘察风水气运呢,嗯~们这里的风水气运不行啊~”

林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;二人当即眼前一亮!

“大师这也能看出来?”

灰衫老仆罕见的激动问道。

“嗯~多多少少能看出来一点吧。”

林辰故作谦逊的点了点头。

正在二人相视一眼,准备开口之际,门外却传来急促的步伐声。

“碧涵,在里面吗!我听说柳姨说带了个人回来,在哪呢。”

急促的脚步声来到门口,来人者直接推开大门,三道人影,为首的白衣公子哥手执白羽扇,风度翩翩,相貌英俊,不过二十四五岁。

闯入房间的白衣青年第一眼看见林辰时,立即出声呵斥道。

“是哪里来的野小子,怎么会出现在碧涵的阁楼里面!”

admin666 in 未分类 on 8月 27 2021 » Comments are closed.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