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leich zum inhalt springen

麻豆印画传媒视频app破解版

幻幻嘟哝:“我就说她麻烦嘛,虽然她不是永胜影视的艺人,但听闻金主是永胜影视里的一个高层,所以才肆无忌惮。”

李思岑是那种长相很秀丽,风格很韩式,妥妥小女孩类型的女人。

这样的性格,确实很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。

哪怕连火龙果挖籽这种事他们也甘愿去做。

“金主,小生?”司雪梨相信金主肯定不是和小生分手后才找的,不然李思岑不会有恃无恐到这种地步。

“这很常见,有些男人根本不在意女人在外面玩。”幻幻说,所以金主和小生同时存在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指不定这些人平常还玩在一起呢。

总之,有些人世界里的混乱,真不是局外人能想像的。

司雪梨无话可说。

她觉得感情明明是很庄重的一件事,怎么在有些人眼里却像游戏一样儿戏。

不过当下司雪梨也无法想太多,她只希望李思岑能早点吃完。

不然照李思岑的性子待会玩游戏的时候肯定又会拖,好比昨晚就拖了两个小时,她真不想熬到凌晨才睡。

倚在床边的小酒窝

大概是老巩的话奏效,这回工作人员回来可不是一个人,身边跟着李思岑和她的助理。

《奔跑》这档综艺节目很火,忠实粉丝非常多,每次播出都能碾压其他综艺节目,对提升人气确实有很大的影响。

老巩拿镜头说事,看来是戳到李思岑的痛处了。

参加这类节目不是奔着人气,难道是奔着来这玩游戏吗。

不管怎样,李思岑来了就好。

司雪梨闭目补觉。

李思岑上车,发现前面的位置都被坐完了,只剩下中后部的,不满:“老巩,我晕车,我想坐前面~”

李思岑声音甜甜的,带着撒娇的味道。

的确,一般男人听到这种声音,都不会跟她计较。

老巩不耐烦:“既然晕车怎么不提前上来占座?哦磨磨蹭蹭的最后一个还指望别人给让座?”

“人家怎么知道要占座嘛,平常出入都有专属的车子,”李思岑跺脚:“不要,我就要坐前面,坐后面我会晕的,等会还怎么玩游戏~”

老巩坐着没动。

要不是惦记李思岑背后的进驻不能得罪,他早就撕破脸了。

“老巩~”李思岑叫唤。

司雪梨睁开眼。

李思岑这一番举动已经引得车上的人不满,后头有人开始嘀嘀咕咕议论。

大概是所有人都不满意她的作风,因此纷纷默契不让座。

李思岑此时穿着亮黄色的上衣,剪裁很韩风,脑袋上戴着一顶鸭舌帽,下身是一条白色的短裤,配上高帮鞋,卷发扎成一束斜向右侧,清纯洋溢。

司雪梨看了一眼车上的挂钟,九点十五分了,再拖下去……

司雪梨叹气,站起:“坐我这吧。”

“梨子!”幻幻断然没想到司雪梨会让座!

司雪梨看了眼幻幻,示意她只是想早点下班,所以让就让吧,反正她不晕车。

幻幻扁嘴,虽然内心一万个不愿意给李思岑这种矫情的人让座,但是再拖下去,晚下班受苦的还不是他们,只好跟着站起,打算和司雪梨一块挪到后面去。

结果,坐她们左边的工作人员先一步站起,道:“雪梨姐,坐下吧,让她坐我这就行了。”说完,不等司雪梨有所反应,已经径直往后头走。

司雪梨动了动唇,最后选择把那一声谢谢吞下去。

李思岑看了眼司雪梨。

刚才让座的工作人员话里对她很不满,她听得出来,叫司雪梨就恭敬叫雪梨姐,叫她呢,连个名字也没有,就一个她字称呼。

李思岑手指卷着马尾巴在玩,眼神打量司雪梨。

司雪梨的漂亮果然名不虚传,肉眼看都很扛打,特别是她并没有浓妆艳抹,的确是天生底子很好的美女。

只是这么好的底子却不会打扮,身上竟然穿着一套浅粉色的运动服,老实又朴素。

呵。

谁不知道参加综艺节目是露面的好机会啊,竟然不趁机打扮打扮吸粉,穿成这样,真当自已是去玩游戏的啊。

不过李思岑只是内心腹诽。

她又不傻,才不提醒一个大美女应该穿得漂亮,抢自已风头。

车子发动,朝沙漠前去。

节目组神通广大,在遍地游客的沙漠区域里划出一大块空地供他们拍摄使用,而围栏外则站满了游客,亦有很多是闻风而来的粉丝。

当他们逐一下车,司雪梨便听到围栏外响起的频频尖叫,其中大呼嘉宾的名字为主。

当然,仔细听也会有她的名字。

下车后,工作人员迅速抱着道具去布置场地。

沙漠地里毫无遮阳的地方,每寸烈阳直烤皮肤,司雪梨用丝巾把脑袋裹得严实,因为穿了长袖长裤所以除了热就觉得还好。

第一次来沙漠这些地方由于兴奋,连连拍了好几张照片往家庭群发去,给庄臣和宝贝们看。

“梨子看,李思岑典型没脑子,穿这么少,这次不黑死她。”幻幻嘀咕。

司雪梨顺着幻幻的视线看过去,果然,李思岑大被晒得小姐脾气上来了,拿着防晒对着自个从头喷到脚,这样用肯定不经用,李思岑发现用完了,气得把空瓶子砸沙滩上。

李思岑对着小助理道:“赶紧去给我买防晒!”

小助理为难:“这儿哪有防晒啊……”刚才他们可是坐了一个小时的车才进来,要买也得坐车出去才买得到。

“我不管!”李思岑跺脚:“是不是想我晒黑!”

“不是我想啊……”小助理委屈。

李思岑听着栏杆外面此起彼伏的叫声,喃喃:“吵死了,没见过明星似!”

“思岑姐,注意点好吧,刚才已经乱扔垃圾了,这里到处都是粉丝和摄像头,被拍下来就糟了。”小助理皱眉,现在的粉丝很看重人品。

“哪只眼睛看见我乱扔垃圾啊,我一时拿不稳,不行啊!”李思岑反呛:“对了,去向我的粉丝要防晒,就说我的用完了,反正她们够丑了,黑点也无所谓。”

“……”小助理不敢违抗,只好跑去向粉丝们征集防晒霜。

栏杆外,有一位撑着太阳伞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女人正看向司雪梨,虽然她年近六十,但鉴于高贵的气质加持,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魅力,是独一无二的。

admin666 in 未分类 on 8月 28 2021 » Comments are closed.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