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leich zum inhalt springen

荔枝视频app污破解版

初筝找到雪狐,按着给教训了一顿。

雪狐委屈极了,“筝姐姐,我说的都是真的嘛。”那话本子里都是那么写的,又不是她瞎编的。

“……”初筝忍着再打一顿的冲动,“你以后不许跟他胡说八道!”

雪狐:“……”

都是真的,怎么就叫胡说八道呢?

初筝教训完雪狐,重新回到小楼。

蓬羽坐在椅子上,看上去没有动一下。

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蓬羽问。

“你真愿意以身相许?”

“嗯……你救了我,这是我应该的。”蓬羽认真的回答。

初筝站在门口沉思。

森林里的阳光映射在美丽姑娘的脸庞

反正是游戏……应该没什么。

初筝将门关上,往蓬羽那边过去,“你别后悔。”

蓬羽摇头表示自己不会。

蓬羽看上去‘我很懂’,实际上什么都不懂,最后还是靠初筝教。

蓬羽看着面前的人,认真的发问:“你救了我两次,我需要还你多少次?”

初筝:“……”

什么意思啊?

还清了就行了吗?

你还得清吗?

初筝冷着脸问:“你觉得你的命值多少?”

蓬羽感觉到初筝的情绪变化,她好像生气了……

可是他说的话有什么不对吗?

蓬羽迟疑着问:“我的命很值钱吗?”他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,哪里知道他的命值钱不值钱。

初筝:“……”

对不起,我错了。

初筝翻身下去,把衣服给他拢好。

蓬羽茫然的看她:“结束了吗?”

初筝:“……”

就没开始,哪里来的结束!

你是猪吗?!

蓬羽还在旁边说:“小狐狸说的感觉,我怎么没有?”

初筝起身,气势汹汹的离开房间。

遭殃的就是小狐狸,又被初筝按着教训一顿。

雪狐:“……”

她到底做错了什么!

雪狐捂着满头的包,“筝姐姐,你不喜欢他吗?”

“喜欢。”

雪狐:“那你生什么气,他要以身相许,你不应该高兴吗?”

“……”我高兴个屁!

就他那个样子,搞得她像是在欺负人!

初筝本以为发生这样的事,蓬羽会有不适应,但她想错了。

蓬羽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应,好像那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

初筝觉得他之前表现出来的那点羞涩,并不是对于以身相许这件事。

这大概就是雪狐给他重塑的世界观……

地府那边长时间没有搜到蓬羽,渐渐的搜查力度就小了,最后似乎已经没有人搜查。

初筝让雪狐去打听下。

这么长时间都没抓到人,地府那边怀疑蓬羽已经跑出地府。

所以现在搜查令已经撤掉了。

但是关于蓬羽的身份,还是没打听出来。

初筝继续藏了蓬羽一段时间,确定没什么异常,这才带他出去。

蓬羽的样貌比较打眼,所以初筝给蓬羽搞了一张面具。

“一定要戴?”

“嗯。”

蓬羽只好将面具戴上,初筝指尖在面具上点了点,两只蝴蝶暗纹,逐渐出现,又缓缓消失。

这是防止面具掉落,或被人摘下。

现在这面具只有她能取下来。

初筝带着蓬羽四处转了转,想看看他能不能触景生情,想起一些什么。

可惜……一无所获。

初筝在客栈,蓬羽就在客栈里待着,偶尔帮雪狐的忙,帮忙接待一下客人。

渐渐的蓬羽的存在,被潜移默化的接受。

初筝有时间会带蓬羽到处转。

冥界很大,但很多地界都是荒芜,连鬼影都没有,焦黑的土地像是被大火灼烤过。

蓬羽踩着黑色的泥土,突然呢喃道:“我好像来过这里……”

“来过?”初筝追问:“你是想起什么了?”

“没……就是感觉我来过这里。”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,脑海里突然就有那么一个念头窜出来。

蓬羽抬脚往里面走。

这里不知道发生过什么,连地府里比较常见的枯草都看不见,只有焦黑的泥土。

越往里面走,就越发阴冷。

刚才还能听见一点风声,现在什么都没了,只有寂静。

“蓬羽!”

初筝发现不对劲,叫住他。

蓬羽停下,回身看她,“怎么了?”

“这里不对劲,先出去。”初筝朝着他伸出手。

蓬羽往前面看看,“可是我感觉前面有东西。”

“过来。”

蓬羽迟疑下,最终还是回到初筝身边。

初筝拉着他往回走,不过走几步,四周突然狂风大起。

那风携裹一股阴冷的戾气,狠狠的撞向他们,一点缓冲都没有。

初筝将蓬羽拉过来护着,紫蝶飞出,和那些风撞上。

风里有东西,紫蝶撞上去的时候,有凄厉的声音传出来。

他们走得不深,初筝在紫蝶的掩护下,很快冲出那片焦黑的地界。

再回头去看,只有零散的紫蝶飞出来,刚才那些凌厉的风都不见了。

“没事吧?”初筝检查蓬羽的身体。

“没事。”蓬羽往里面看去,“刚才那是什么?”

初筝:“不知道,先离开这里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轮回客栈。

“筝姐姐说那片黑色的地界?”

“嗯。”

“筝姐姐你不记得了吗?”雪狐挺疑惑,“那地方是以前的战场呀。”

大概是三百多年前,冥界发生过一次很大的战乱。

最后的战场就是在那里……也是曾经的阎王殿所在地。

如今的阎王殿,是后面搬迁的。

战乱的起因,是有一只很厉害厉鬼,从关押的地方跑了出来,把冥界搅得天翻地覆。

当时冥界大乱,死的人无人接引,来不了地府,投胎的无法投胎。

所以在上面的历史上还能查到,有很长一段时间出生的胎儿,都是死胎,世间妖邪作祟。

冥界自己都顾不上,自然也没法去管上面。

最后是阎王率领冥界众人,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,将那只厉鬼给解决掉。

但是战场那里,就变成了那个样子,里面是怨气。

那么问题来了。

蓬羽为什么会对以前的战场有感觉。

总不能是当年那只厉鬼没弄死,又跑出来了……

要是这样,也就能说通,为什么上面这么紧张的到处抓他。

但是蓬羽看上去……不像厉鬼。

他身上没有半点厉鬼气息。

初筝之前偷偷查过他的名字,地府里没有任何记载,也不知道是他记错了,还是这个名字被抹除了。

admin666 in 未分类 on 8月 28 2021 » Comments are closed.
Tags: